第3082章 太下作

他淡淡道:“快去送信吧,武器拿到了,我以鸮叫为号,到时候你可以试试杀楚天舒,我们不会插手。”

云自扬点了点头道:“好的,宗主看我都按你的意思办了,你也给我个信物吧,我之后有何事来给你禀报,也方便一些。”

态度极其谦卑,但是在说完话时,也是挺直了腰板,气息外露,也是紫焰六品实力。

宋蓝洋并不了解云自扬的性格,只是觉得这个紫焰眼高手低,想杀楚天舒又不想办法,有求于人就低三下四,简直可以和君老一拼了。

不过最后看着他这气息,脸上也多了一丝凝重,毕竟实力上,还是一个层次的。

想想自己刚才对人家的嘲弄和不尊重,宋蓝洋也没好意思拒绝。

他从腰上拿下一个玉佩,扔给了云自扬。

云自扬用同样的方法接住之后,没再多言,转身离去。

他们都没有发现,不远处的一棵老树后一双眼睛盯着他们。

……

楚天舒的院子里,花花走后,他一直焦急地等待着。

突然一个淡淡的脚印在院子里急切地朝里走来。

楚天舒站起身来,查探了四周,屏退了下人们,才跟着脚印来到了里屋。

“其他人呢?”楚天舒不等武大浪显露身形就着急问道。duqi.org 南瓜小说网

武大浪也是知道轻重,急忙道:“被人绑架了,不过都安全,楚少别急,地方我也探查好了,有你那法宝在,救人应该不难的。”

说着露出身形,道:“先让我喝口水,出门到现在滴水未进,渴死我了。”

说着端起桌子上的茶杯一饮而尽。

楚天舒见武大浪这么说,心下大定,但还是担心道:“绑架?谁主使的?”

说到最后已经是面目狰狞。

他楚天舒最恨这种拿家人朋友做威胁的,太下作了。

武大浪见楚天舒大动肝火,知道楚天舒心里急切,放下茶杯,正准备给楚天舒禀报了一通。

扑通!

这时,刚喝了一口水的武大浪,栽倒在地。

楚天舒脸色大变,迅速查看起武大浪的情况来。

又是那种毒,无色无味让人昏迷的毒。

楚天舒一边给武大浪治疗,一边眼神冰冷地思考着前因后果。

西门官人等人被绑架了,会是谁呢?

驯兽宗的人死的死,逃的逃。

那刚才射飞刀的人,应该这么短时间内,还没有办法出手。

而且,他就是绑架了人,什么地方安置也是个问题,毕竟炼丹宗又不是客栈。

那就只剩一个可能了,炼丹宗的人,而且肯定是宋蓝洋,或者宋蓝洋指使的了。

在宋蓝洋第一次对楚天舒下毒未遂之时,楚天舒就对他有了杀心。

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不管你什么原因想杀我,都得付出代价。

之后因为驯兽宗的事情,楚天舒一直没有腾出时间去对付他。

这驯兽宗的事情刚解决,他就折腾出这么多幺蛾子,又是绑架又是下毒的。

这武大浪一晕倒,即使最快速度救醒,也要四个时辰以后了。

西门官人等人被关在哪里都不清楚,期间如果对方拿朋友们要挟自己,也确实难办。

楚天舒一边想着,一边看着桌子上的茶水。

这毒茶水,之前的下人都试喝过了,确实没事,但这时武大浪一喝就倒。

如果是自己不察喝了呢?即使老头子会提醒,自己没事,但这种处处被算计的感觉,太今人生厌了。

楚天舒给武大浪治疗了一次之后,来到桌边拿起武大浪喝过的茶杯和茶水检查起来。

楚天舒拿出银针,插入茶壶,真气喷吐,银针上并没有什么变化,这茶壶茶水没问题。

他又把银针插入武大浪的茶杯里,刚开始也看不出来什么不同。

但是当他用真气提炼茶水时,不一会儿银针上就出现了一层白色晶体。

楚天舒眉头一皱,拿起旁边的一个茶杯查看起来。

也看不出什么异样,他倒了点茶水进去,如法炮制,又有白色晶体。

茶杯!

楚天舒这才发现,这茶杯壁上涂了毒药。

之前试喝的下人用的杯子没毒,剩下的杯子都涂了一层毒药。

不能怪楚天舒粗心大意,实在是这毒药无色无味,对方又是有心算无心,防不胜防。

楚天舒脸色阴沉,怪不得那宋蓝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,让下人试吃试喝,是为了打消自己的怀疑和担心,杀招在这里呢。

如果不是武大浪先饮了茶水,换做一般人,肯定着了道了。

他把几个茶杯都倒满水,用银针把茶杯上的毒提取出来。

楚天舒捏了捏手里的毒,是时候找宋蓝洋算算账了。

他最烦这样的伪君子,一直搞小动作,还装得彬彬有礼,倒不如直接拉起架势战上一番。

不过西门官人等人倒不急于去救,对方还没来要挟呢,那么他们就是安全的,救出来还要保护他们,平添了几多掣肘。

正思忖间,一声破空声传来。

当!

一封书信卷着一颗石子掉落在院子里。

楚天舒二话没说,立马纵身跃出,从武大浪告诉他西门官人等人被绑架开始,他精神就高度集中,为的就是这一刻。

抓住了来勒索的人,就成功了一半。

到时候不管是找炼丹宗的人对质,还是打听点更多的线索,都是好事。

长剑破空,乌色柳叶翻飞,楚天舒转瞬便出现在了院子门前,而且乌色柳叶随时准备攻向目标。

这时道路尽头一个健壮的身影,飞奔如电,眼看要消失在道路的尽头。

楚天舒目光一凝,一个闪身到了道路尽头,乌色柳叶挡在壮汉面前,长剑抵在对方脖颈。

“别……别杀我,我就是个送信的。”那壮汉哆哆嗦嗦道。

楚天舒眼睛一眯道:“谁让你送信来的?”

壮汉惶恐道:“小的……小的不知啊,小的刚从酒馆出来,就昏倒了,醒来……醒来就见身边有一个纸条,和一封信。纸条上说,让我把信送给你,十枚香火珠就是我的了,我……我就来了。”

说着“噗通”一声,跪倒在地,磕头如捣蒜道:“好汉饶命……好汉饶命,我就是个跑腿的,那十枚香火珠,我……我不要了,全送给你了。”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